我知道其实父亲是很爱我们的

一日,某记者采访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问他:最不能等待的事情是什么?他回答说:世界上最不能等待的事情莫过于孝敬父母! 他的回答突然触痛了我的心灵。一个视为金钱的商人,没有回答是商机,实在令我等凡夫俗子心虚汗颜。想想自己,说来真是惭愧,其实我也有很多可以空出来,但每次放长假父母问我是否回家时,我总是以各种借口推脱说没有。我知道,父母听后一定很伤心。 父母住在远隔千里的乡下,家里只有他们俩相依为命。他们已经五十多岁了,可还是天天下地锄草耕田。现在天气炎热,他们住的还是那几间破得一个大雷就可以打倒的土坯房。母亲说,她最担心下雨天,一赶上下雨,整个屋子到处漏,用脸盆接都接不过来。 最近的一次回家,还是去年十一长假。当我回到家,看见他们时,我不禁心头有些酸酸的。父母亲愈发苍老了,头发花白,背也驼了。特别是父亲,根本就不像五十来岁的人,俨然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儿。看见我时,父亲只是一个劲儿地笑。听母亲说,稻收季节时,怕稻穗谢了,他就拼命地收割忙作,一次在挑上百来斤的稻谷捆时,用力过大闪了腰,可他还是硬撑着把那好几亩田的稻子挑到了稻场上。可能是那时落下的病根儿,这些天父亲腰痛得厉害,有时痛得直撞床头,母亲每天都要用温水给父亲敷腰。当父亲知道了母亲把这事儿告诉我时,他又责备了母亲一通,我明白父亲是不想让我们为他担心。 父母一生中最自豪的事情,那就是我和弟弟能在北京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再也不用像他们那样每天跟泥巴打交道了。父母为了把我们仨抚养成人,真是吃了不少苦。特别是父亲,为了多攒些钱供我们读书,他还去过武汉的汉正街当过挑夫。由于贫困,不顺心,父亲常常跟母亲吵架,或打我们。小时候不理解这种困顿下的暴躁,我非常恨父亲。常跟他顶嘴,或离家出走。这种矛盾在我离家当兵的时候有所缓解,也许已届知天命之年的父亲开始反思自己了。现在父亲的变得平和了,已没了以往的暴躁和火气。 有时跟父亲拉起小时候挨打离家的事,父亲只是淡淡地笑笑,母亲说,找不到你,你爸也挺害怕,急得什么似的。我知道其实父亲是很爱我们的。 记得当兵第三年冬天,我得了阑尾炎。当父母知道此事后,他们便火急火燎地往我这里赶。在城市里,我那依靠树来辨别方向的父母,迷失了方向。最后在警察的帮助下才找到了我所在的医院。当父母亲见到我时,那仿佛找到了依靠的眼神令我终生难忘。原来他们离开了小山村也是那样的脆弱。他们俩在拥挤的病房里陪我,晚上便靠在床沿休息,睡不好觉,双眼总是红红的。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