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些麻木了

门口响起了钥匙在锁孔里钻动的声音,先生回来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闯进厨房来拥我,而是半躺在沙发上发呆,衣服上血迹斑斑。我惊住了。忙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吸了一口烟,没什么,你先吃吧,我休息一下。

我不想吃。我坐在他的旁边沉默起来,这是我对先生不理我最大的惩罚。

我知道这几天他又遇上车祸了。先生是个交警,事故科工作已经五六年了,对于生离死别、阴阳两隔,已经有些麻木了。其实不用说他,就连我,对那些卷宗血淋淋的照片都已经有些漠然。但是今天有些不同,他分明是掉过眼泪了。

他好象是看出了我的无奈,脱下血衣,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吻着我的头发。

我是在4点钟接到指挥中心的报告:在龙都大道距离交通指挥信号灯400米处,一辆小车和一辆货车发生了追尾事故。事故离我们很近,我和小王马上赶到现场,当时120还没有来,我们就赶紧救人。肇事车的司机早已不知去向,只见追尾

车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被卡在驾驶位上,处于半昏迷状态,估计是腿断了,不能动弹,血流满面,样子很恐怖,女的看起来还好,至少还能左摇右晃地把受伤的男人往外拉,由于猛烈的碰撞,严重的变形车头把他卡得很死,于是她始终没有把男人拉出来。我叫小王先把女人送去医院救治,女人不肯,只是发疯似的抱住男人的上半身,亲吻着他带血的脸,留着泪在他耳边说着什么。我和小王拿来撬杠,总算把男人从车里抱出来。这时我发现女人的嘴角溢出血来,唇舌苍白。凭我的经验,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征兆。

去医院的路上刚好碰上下班高峰,路有些堵,女人坚持要坐在后座上抱着那个男人,男人这时已从刚才的剧烈碰撞中醒过来,痛苦的呻吟着,两个人的手指紧紧地扣在一起。女人一头偏在男人的肩上,嘴角不断地有血沫涌出,顺着下巴往下滴在男人的衣服上。但他还是紧紧的抿住嘴,泪不停地往下掉,却始终什么也没有说,眼神中流露出极端的痛苦,但更多的是不舍。

医院的急救人员早已在大门口待命,就在医护人员把男人抬出车子的时候,女人突然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嘴里涌出来。我知道她肯定是肋骨断裂,并且已经刺伤了内脏,她已经不行了。她这样的伤势还能挺到这里,是在是一个奇迹,我不得不为人的潜能和张力叹服。我和小王立刻去抱她起来,她开始有些神智不清了,猛地拉住我的手,抓地那样紧,然后用尽全力对我说了一句话:亲爱的,用我的眼睛去看世界。显然,她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我的鼻子一酸,泪落了。我代她的男人答应了。两人都被推进去了,我叮嘱小王通知家属办理手续,我立刻驱车赶回现场勘察。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