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着母亲一会儿上3楼

1961年1月,我还不到30岁,在新华社新疆分社当记者。一天,分社突然通知我,说中国第一支女子登山队将在当年攀登海拔7595米的帕米尔高原上的公格尔九别峰,如登顶成功,中国女子登山队将创造世界女子登山高度的世界纪录,让我担负报道任务。恰在此时,我又接到母亲病重的电报。到新华社新疆分社工作的5年中,我一直没有回过家,其间父亲去世,我因在数千里之外的山区采访,未得奔丧而引为终生遗憾。这次,如果母亲再有意外,我还回不去,作为人子的我,可能一辈子都难心安哪! 我和母亲的感情很深。母亲是农村劳动妇女,为维系我们这个家,耗尽了心血。她前后生有15个儿女,因缺医少药,就死了10个,而每失去1个,她都要伤心许久,以致哭得眼睛昏花,浑身疾病。想到慈母在重病中盼儿的情景,我禁不住心酸落泪,于是请了假,赶回了母亲住在北京妹妹的家中。 这次回来能多住几天吗?母亲一见我,就这样问道。 我深知我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心里涌起了无限的愧疚,看着母亲消瘦的面容,一时语塞,眼泪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我从妹妹手中接过伺候老人家的任务。妹妹的家在一条窄胡同里,出租车进不去,到医院看病,我就背着母亲到胡同口上车,引得满街人驻足观看。在医院检查,有的项目在3楼,有的在5楼,我背着母亲一会儿上3楼,一会儿登5楼。母亲身体原较胖,如今我背着却很轻。昔有伯瑜泣杖,痛母之老,令我背上的母亲的病势如此沉重,让我难过不已。 我从10岁离开母亲到外乡求学,自小学而中学,而大学,接着为事业又四海奔波,颠簸劳碌20载,一直未得与母亲相聚尽孝;今日得幸依依堂前,亲奉汤药,朝夕侍奉母亲饮食、起居,虽然这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但那时心里却感到特别的慰藉。 时光匆匆而逝,转眼几十天过去了,母亲似觉我即将离她而去,有一天,又紧紧拽住我的手说儿子,你工作忙,要走就走吧,你能陪妈这么多天,妈已经心满意足了! 母亲的话语很轻,可在我的心里却引起了无限的惆怅。我无言以对,看着母亲时重时轻的病体,泪花又喷洒而下。 终于到了我别母起程的那天。一大早,我就像丢了魂儿一样,显得六神无主。我和母亲都知道她已病入膏盲,今此一别,孤篷万里,天各一方,难有相见之期,这天便是我和母亲的诀别。我陪坐在母亲身边。她不时抬起头靠近我的险细看,又不时用手扯扯我的衣襟,那种难舍难分之情,令人心碎神灭。过了一会儿,妹妹进屋说送站的出租车已等在胡同口,催我起程,我握住母亲的手不放,哽咽着说:妈!那我就走了,您要保重哪!母亲说:儿呀,走吧走吧,公家的事大哪!硬把她的手抽出,推我离家。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