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雪花漫舞的清晨

我的家乡是中原边城的一个小镇。 那一年,我十三岁,那是我进入中学校园的第二个冬天。 清晨,雪花把校园点缀成了童话世界。虽然,那洁白的一片,在我的生命中早已变得异常冷淡,可是人们呼出的热气还是那么光鲜。 早自习依然不可间断,同学们打着瞌睡,拿着课本,晃动着脑袋,梦呓般的读书声练成一片。 一个个年轻的身躯,被包裹在农村特有的自制大棉袄中,觉不出几分凉溢,只有几个家境贫困些的孩子,穿着稍显单薄了一些,懂的瑟瑟发抖的身子不停地跺着脚。学校是没有暖气的,没有谁会抱怨,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压根就不知道有暖气这个词。 下课铃声在一阵期待中响起,我带着省了两个星期的一元钱,混在回家吃早饭的同学中。他们大多是家住镇上的,也有家里有些钱的同学,常常都会在外面买饭吃,学校的伙食虽然便宜,但有些难咽。 我家离学校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中午是可以回家吃顿午饭的,晚上却就不得不住校了。我的家境并不是很富裕,更重要的是姐弟三人都在上学,高昂的学费全靠几亩地和父母那执着的汗滴来承担。常常都能听到父母的唉声叹气,注定了我要成为一个勤俭节约的孩子。 校门口不远处有一个卖烧饼的烤炉,随风漫舞的热气迎面飘来淡淡清香。我曾经在这里徘徊过很久,我不是一个连烧饼都买不起的穷孩子,可是我从来都不会乱花钱的。此时,我却决定为自己买两个烧饼吃。 我走到烧饼摊子前,郑重地对老板说:买两个烧饼!这时却发现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一块钱不见了,是被风吹走了吗?我尴尬地挠挠头,冲着老板一个憨笑,可老板尽然无视我的存在。我说了,我不是一个连烧饼都买不起的穷孩子,我转过头,走向学校的方向,我要找回我丢失的钱,我今天是一定要去买两个烧饼的。 同学们熙熙攘攘地从我身边走过,我看到同班的王富的在那颗我们必经的大树下弯下了腰,像是在捡什么东西。然而,当他走到我身边时,手里正拿着一元钱,我认定了那就是我所丢的。我冲他嚷到:捡我的钱,快点还我。 王富家比我家富裕,我经常看到他把各种零食带到学校,有许多都是我没有见过的。他也冲我嚷:谁捡了,这就是我的钱。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一元钱。 于是,在这个雪花漫舞的清晨,我和王富在学校门口上演了一场口水战。渐渐开始有同学和路人驻足围观,我们扭打到了一块,他比我胖,可我比他更有力,最终还是我从他手中夺回了我的一块钱。我再次回到烧饼摊,对着老板大声地说:买两个烧饼! 王富在我的身后大喊:抢钱了可这原本就是我的钱,我很坦然。我接过老板递来的烧饼,那刚烤好的还有些发烫的烧饼,我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回头,居然是老校长。 不知道是谁叫来了老校长,他或许是听到王富的叫喊声了,于是乎就抢过我手中紧紧攥着的两个烧饼,他没有问我是什么原因,而事实上,围观的众人正在七嘴八舌地指责我的劣行。老校长把烧饼递给王富,只对我冷冷地说:我等会去你家找你家长过来。我打了一个寒颤,是不是因为一阵冷风突然吹过了我的心房了! 我看着王富把那香喷喷的烧饼放入口中咬下了一块,又吐到了地上,然后把手里的烧饼都扔到了地上,踩了几脚,重新去到一个卖热干面的早晨铺子。他对着我得意的一笑,这让我很受伤。 不知道是因为围观的人群还是那两块发烫的烧饼,我的脸红的像火烧。 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