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宝英比她的继子赵治宾小一岁

引导语:人家大爱,只要付出真心,总会有拨开云朵见月明的那天,小继母就是用自己的真心换回一家人对她的信任,连继母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们为什么就做不到呢

朱宝英比她的继子赵治宾小一岁。在这个特殊的家庭中,她不仅年龄尴尬,身份也尴尬:赵治宾的生母离家出走后,杳无音信,她无法与赵治宾的父亲结为合法夫妻!就在这时,赵治宾却患了尿毒症,没有任何名分的朱宝英,却站出来为赵治宾捐肾。可手术费和捐肾法律的限制,阻挡了她的捐肾之路。

为了抢救继子的生命,朱宝英开始了风雨奔波,一往无前

亲生母亲绝情离去,来了一位小继母

2002年春节,赵治宾突然接到一个尴尬的电话,父亲赵金有要带女友回家,据说这个女友还比自己小一岁。今年41岁的赵治宾是山东省胶南市大村镇人,高中毕业后,在胶南市一家木器厂工作。1988年,赵治宾跟当地女青年王本园结婚,次年有了儿子。

赵治宾原本有一个圆满的家。父亲赵金有自1983年起就在青岛南区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母亲张美凤则在家操持家务,弟弟赵治勇在家务农。因聚少离多,赵金有和妻子渐生隔阂,感情逐渐破裂。1997年4月12日,张美凤突然离家出走。赵治宾和弟弟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她。赵金有想到了离婚,赵治宾再三劝说:爸,等妈回来,你们好好谈谈吧。但两年过去了,赵金有一直没有等回妻子。

2001年初,赵金有结识了开水果店的朱宝英,她时年32岁,端庄秀丽,却有些沧桑。赵金有了解到,朱宝英也是胶南人,离异后到青岛落脚。为按时给儿子抚养费,她起早贪黑做生意。

赵金有对这个小他20岁的老乡产生了怜惜之心,看到有什么力气活儿,就热心地搭把手;为了帮她多赚些钱,他还特地弄了一辆三轮车,拉着水果,沿街叫卖

朱宝英有一个哥哥,父母都年近七旬,三人并未反对她和赵金有来往。确立关系不久,赵金有就把朱宝英的父亲接到青岛照顾。然而,朱宝英一直惴惴不安:她比赵金有的大儿子赵治宾还小一岁,他会反对他们来往吗?所以,第一次见面时,朱宝英紧张得手足无措。

赵金有向儿子儿媳介绍:这是朱宝英,我把她带回家,一是想跟你们见个面,二是想征求你们的意见。赵治宾和妻子面面相觑,半天没有回应。母亲离家出走5年多了,杳无音讯,父亲按说也应该考虑重新开始自己的感情生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朱宝英这么年轻,为什么会选择年长她20岁的父亲呢?难道她另有所图?

赵金有见儿子一直不表态,便想带朱宝英回青岛,可朱宝英拦住了他:让我跟你儿子儿媳多呆几天吧,他们一时不能接受,也是人之常情。第二天早晨,朱宝英早早起床收拾屋子,给全家人做饭。她一边干活,一边主动跟赵治宾夫妇谈起了工作和生活

几天相处下来,赵治宾有些动摇了:父亲后半辈子若真能与这样一个热情开朗的女人相伴,有何不可?想想绝情而去的母亲,他不怎么排斥朱宝英了。临走那天,赵治宾也想多留她几天,却把话咽了回去。这时,父亲小心翼翼地问他:儿子,你看我们赵治宾看了一眼朱宝英,然后把头扭向一边说:你们的事,我不管!父亲听后,嘿嘿地笑了,站在他身旁的朱宝英,也报以羞赧的一笑。

尽管这样,但赵治宾还是担心朱宝英的诚意。一天,他特意到青岛父亲的家中,发现朱宝英把家布置得分外温馨。见他来了,朱宝英赶紧放下生意,回家给他做饭。赵治宾性格内向,跟父亲在一起时很少说话,朱宝英就陪他聊天,给他讲笑话,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解了。赵治宾很放心,临走前把他们叫到一起说:爸,姨,你们俩在一起很合适,早点结婚吧。

赵金有和朱宝英听后,都很感动,但赵金有失落地说:我和你妈还没有办手续,怎能跟你姨结婚?

赵治宾也觉得这是个障碍,他想了想说:按理说,你和我妈的婚姻已经失效了,为什么不走法律途径呢?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夫妻如一方下落不明满两年,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准予离婚。赵金有没开口,朱宝英却说: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还是等你妈回来吧,让你爸妈好聚好散,我能等下去。

赵治宾希望父亲有一个幸福的家。回家后他立即委托亲友、同事和邻居,打听母亲的下落。可一晃两年过去了,虽然中间听老乡说在胶南看到过母亲,但依然没有找到。为了父亲的婚事,他多次奔走于胶南和青岛之间。每次去青岛,朱宝英都热情地款待他。因为赵治宾有兄弟俩,赵治宾是哥哥,朱宝英就亲切地管他叫老大。可就在这时,厄运悄然降临在他的头上。

2005年4月的一天,赵治宾在厂里干活时突然吐血,经胶南市人民医院检查,他患了肾病,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未见好转。不久,他到青岛解放军401医院治病,竟被检查出尿毒症!赵治宾不得不住院治疗。由于妻子上班脱不开身,儿子在上学,父亲的工作又很忙,所以便由朱宝英照顾他。

危难时刻,大义继母站了出来

为了给赵治宾补充营养,朱宝英请教医生,搭配饮食,一日三餐准时送到医院。赵治宾感激地说: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感谢你呢?朱宝英说:我们是一家人啊,我照顾你是应该的。随后,她笑着问赵治宾:对了,你把我当作家里人吗?赵治宾拼命地点头:我早把你看作是家里的一分子。朱宝英听了,心里好一阵温暖。在她的鼓励下,赵治宾看到了希望。可住院透析两个月,他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随后又转入青岛静康医院。

这时,赵治宾已花光家里3万多元的积蓄。朱宝英替他补交了一万元住院费。在静康医院治疗几个月后,赵治宾又花掉了父亲和朱宝英的3万元钱。看着妻子在变卖家产,儿子辍学打工,父亲四处借钱,赵治宾提出回胶南治疗。

回到胶南,赵治宾每星期只做一次透析,但每次400元的费用还是得朱宝英支援。病重的时候,赵治宾就到青岛治疗,朱宝英仍像往常那样照顾他。赵治宾越感动越不安。一天,他趁病房没人,偷偷地拔掉针管,溜出医院。谁知他走后不久,朱宝英就赶到了病房。她一看赵治宾不见了,便径直赶到长途汽车站,把他拽回了医院。

2006年11月,赵治宾病情恶化,又住进了解放军401医院。医生检查发现他的尿毒症已到了晚期,必须接受肾移植手术。可是,数十万元的手术费和遥遥无期的后期排异治疗费,他承担不起。医生告诉他:如果亲属能够提供合适的肾源,可以省掉一大笔费用。但母亲至今杳无音信,父亲、弟弟和儿子经过检查,根本不适合捐肾,妻子的配型也与他不符,赵治宾彻底绝望了。

赵治宾觉得治疗已没任何意义,坚决要求出院,情绪也越来越糟糕。一天,朱宝英给赵治宾送饭时,他把饭推到了一边,没好气地说:以后别再送了。一个将死之人,值得你这么照顾吗?你再来,我就不领情了!朱宝英好言相劝,可赵治宾一言不发。[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共3页123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