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将钱存在银行里

我要入股

五年前,老马和对门的小张合买一注足球彩票,中了大奖,刨去所得税,每人分得20万。

老马将钱存在银行里,五年的时间过去,20万还是20万,那一点儿利息,每年都被他取出来贴补家用了。而小张呢,将20万交给了他做生意的表哥,算是入股,五年下来,20万已经变成了120万!

一样的起点,不一样的结局。看着小张发达了,老马夫妻俩肠子都快悔青了,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了钱还得投资啊,让钱生钱。

老马夫妻俩商量了一夜,投资啥呢?投资房子?20万还不够付首付。投资股票?小区里因为投资股票而离婚的就有两对儿。做生意?他俩也不会呀!想来想去,还是像小张那样,找个可靠的生意人,入股吧!可他俩的亲戚朋友里,真没有做生意的。老婆想到了法子:找小张吧,将钱交给他表哥。

夫妻俩去找了小张,小张很热心也很实诚,说了实话:如果你们前几年将钱投资给我表哥,那就赚着了。但这两年,我表哥的生意不算好。这种事,我不敢打保票,是投资就有风险。这样吧,我跟表哥联系一下,你们自己跟他谈。

小张给表哥打了个电话,大致说了那么个意思,话还没说完呢,表哥说:我正在丽都酒店陪几个老板吃饭呢,现在没空,等有空了我联系你们。

小张转述了表哥的话,老马一听动了心思:钱不一定非得投给小张的表哥,他这几年生意不好。小张的表哥正在同几个老板吃饭,去多认识几个老板,物色一下投资目标多好!

老马也不瞒小张,说了这么个意思,小张就领着他们去了酒店。

一桌人喝酒正喝在兴头上,他们仨不请自来,小张的表哥只得热情招呼,请他们加入饭局。

新人加入,酒桌上的气氛又掀起一轮高潮,大家你来我往,喝得更欢了。只有老马比较矜持,他是带着投资的目的来的,所以,少喝酒,多观察。酒席上的老板们都腰圆肚凸,浑身名牌,个个财大气粗的样子。相比之下,倒是小张的表哥显得寒酸一些,而且从他对另外几位老板点头哈腰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财力不及其他几位老板。

看着这一切,老马很庆幸自己的决定,今天来这儿是来对了!

觅得高人

几巡酒一过,老板们都脸红脖子粗,开始摆起龙门阵来。这个说,他跟副市长拜过把子。另一个立即说,你这关系算得了什么?市长老婆是我表妹,市长每年春节还要给我父母拜年呢

在场的各位,果然都大有来头,难怪一个个财大气粗呢!只有一个姓许的老板一直默不做声,脸上却流露出不屑的表情来。等大家的牛皮吹得差不多了,他才说话了:别尽吹牛皮了!什么拜把子呀,表妹呀,都是吹的吧?

ldquo;吹?我说的都是事实!没有点后台,我的生意能做得这么风生水起?另外几个老板像受了侮辱,都同声叫起来。

许老板冷冷一笑:不是吹就验证一下。他指着一个老板,说,你不是说副市长是你拜把子兄弟吗?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陪我们喝一杯。那个老板立即跳起来,说:这哪行?现在八条禁令严着呢,他身为副市长,哪能出入这里!

许老板就又指着另一位老板说:那你表妹只是市长的老婆,又不是什么官员,她总可以来吧?你打个电话让她过来,见到真人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位老板连连摆手,说:人家是市长夫人,哪能随便来见你们这些庸人!

许老板哈哈大笑,说:你们都请不来是吧?那好,我请两个过来给你们瞧瞧。他掏出手机来,拨了电话:喂,刘行长吗?我老许呀!我在丽都酒店跟几个老板谈生意呢,你有空吗,过来陪几位老板喝一杯怎么样?接着,他又打了另一位银行副行长的电话。

没多久,一个人匆匆进了包间。众位老板一见,都站起来点头哈腰,对方是一家银行管信贷的副行长,权大着呢,算是大家的财神。许老板却不起身,稳坐在椅子上,很有派头地说:老刘,帮我敬在座的每人一杯酒。行!刘副行长二话没说,端起杯子就打了个通关。

刘副行长走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几位老板也都认识,是另一家银行的副行长。众老板又都起立,仍只有许老板端坐在椅子上,很随意地说:哥们儿,给这几位敬杯酒吧!这位副行长也一样,恭敬地给每一位都敬了酒。

两位副行长离去,众人再看许老板的目光都透着崇敬和巴结:许老板,牛啊!指使行长像指使小弟似的,你到底有什么来头?给我们说说你的关系网。

ldquo;关系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说的。许老板淡淡一笑,高深莫测,这越发引得众人对他尊敬有加。

宴席散罢,老马夫妻俩意见惊人地一致,要投资就投许老板!

打铁趁热,头天见过面,趁人家还有印象,第二天,老马夫妻俩就揣着银行卡去了许老板的公司。一了解,人家是一家环保公司,正是当前最热门的行业。老马夫妻俩这心就更踏实了,他们当即找到许老板,许老板还记得他俩,很热情,问他们有什么事,老马便将想投资入股的事说了。

有人来投资是好事呀,但许老板的热情一下子就降了温,淡淡地说:这事儿有点难办。我的公司不缺钱呀,你们昨天都看到银行领导跟我的关系了。我需要钱可以向银行伸手,我不吸纳个人投资。

老马夫妻俩忙说起了好话。说到最后,许老板终于松了口:你们这样信得过我,也是对我的一种肯定。这样吧,就给你们一个赚钱的机会,准许你们入一股吧!一股50万。

老马不好意思地说:可我们只有20万。

许老板一愣,说:开什么玩笑?20万也来入股?回吧回吧,这事儿我没法操作。

老马的老婆赶紧表态:我们入一股!只要您让我们投资就行。

老马夫妻俩回到家里,向亲戚朋友借钱,好不容易凑够50万,送到许老板的公司,签了入股投资合同。50万投进去,夫妻俩都长吁了一口气,就等着坐地分钱了。

终于过了一年的时间,按照合同规定,是该分红的日子了。老马夫妻俩去了许老板的公司,财务部拿出个表格来,是公司这一年的经营状况报表,老马也不懂这些东西,只关心他能分到多少钱。一看自己名下的那一栏,老马傻眼了,利润负1.5万,他投进来的50万只剩下48.5万了!

这是怎么回事?财务部的主管告诉他们,公司这几年,一直在亏本经营,他们投进来的钱,缩水了。本来是指望赚钱的,结果还亏了钱,夫妻俩一商量,得撤资!许老板听说他俩要撤资,双手一摊,说:公司不景气,我没钱退你们的股了。

那怎么行?自己的钱放在这里,这样缩水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50万就没了。老马一定要退股,许老板坚持说没钱。这让老马上了火,以许老板跟银行的关系,贷点款还不是小菜一碟?人家不退股,就是有意坑他啊!

这样一想,老马就发起了脾气。老马一发脾气,许老板的脾气更大,拍着桌子叫道:是你求我接受投资的,现在见没收益了,就撤资?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办不到!

老马犟上了。不退钱是吧?那好,我让你做不成生意!他和老婆搬了椅子,到公司大门口坐着,见到客户他就往外拦。才拦了一个客户,保安就跑过来,对老马说话了:两位糊涂啊!你是公司的股东,生意好了你们才有收益,公司才有钱退你的股。你这样闹下去,公司垮了,你们入股的钱也就没了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老马这才醒过神来,这保安有道行,他赶紧向保安请教。保安点拨道:你的钱攥在人家手里,你狠得过人家?还是来点软的吧。

这话有道理,当晚,老马夫妻俩提了一大袋礼品,去了许老板家。

伸手不打笑脸客,老马夫妻俩低声下气地上门来了,许老板的态度也就好了许多,说:我这人就是心软,你要是早这样,事情不就好办多了?

老马忙开口央求道:求您了,把钱退给我吧!亏的1.5万就算了,我只要48.5万。

许老板点了头,说:我想想办法。当然,也得看你们的表现了。

已经上门送礼了,还要怎么表现?夫妻俩回到家里,怎么也参不透许老板话里的意思。第二天中午,老马突然接到了许老板的电话:我正在丽都酒店跟几位老板谈生意呢,你过来敬大家一杯酒!

许老板以命令的口气说完话,就挂机了。老马愣了半天,才醒过来,不是要看我的表现吗?这就得表现了!

老马赶紧去了酒店,一桌子人正喝酒喝得欢畅呢!许老板指着老马对众人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个股东。你们知道,我不愿意吸纳个人投资,但人家见我公司效益好,硬要我帮他入一股,弄得我都没法子。老马,你要不要我帮你?要我帮,你就跟大家敬杯酒。

ldquo;是是是。老马当然懂得许老板这一语双关的意思,他头点得像鸡啄米。老马恭恭敬敬地举起酒杯时,愣了一愣,他记起了一年前两位副行长恭敬敬酒的样子,他整个人一下子傻了。

老马终于明白过来,生意场上的水深啊!说有钱就是爷,那真真切切叫外行话。生意场上的真谛,只怕是欠钱的才是爷啊!自己的钱要不要得回来,他现在是一点儿底都没有,看来,得去问问那两位副行长,他俩那样装孙子,是不是要回了放出的贷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