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郎中定神一看

有个郎中,姓郝,医术高明,又不端架子,人们都乐意找他看病。

这天,他在三十里外一户人家里救了一个垂危病人,回来的路上,走着走着天就黑了下来。郝郎中心里不免有些发怵,捡了根木棍捏在手里,给自己壮胆。

才走出没几步,突然半空中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

郝郎中定神一看,见眼前横着四条汉子,一个个脸上全用锅底灰抹得一塌糊涂,手里的铁棍在夜光下闪着寒光。郝郎中知道遇上匪徒了,连忙说:我是替人看病的郎中,借道给个方便吧?

四条汉子哪里理睬,上上下下把郝郎中搜了个空,随后猛地把他推了个趔趄:快滚吧,不要让老子看着你扎眼!

郝郎中捡得性命,于是便慌不择路拔脚就逃。也不知走到哪里,他耳边突然又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唉,该我怎么啦,今天尽碰上事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一走拉倒。

郝郎中一边嘴里自言自语着,一边脚下就加快了步子。可越走得远,他就越觉得孩子的哭声响,一声声尽往耳朵里扎。

郝郎中两条腿挪不动了:自己是济世救人的郎中,怎么能眼睁睁见危不救呢?于是便循声去找孩子。找到跟前一看,不得了,两只狼正围着一个孩子转。

郝郎中连忙四下里扒拉了一堆干草枯叶,用火石点着,然后一个箭步蹿了上去。狼被吓跑了,郝郎中按着孩子的指点,把他送回了家。

小孩娘正在灯下流泪呢,见孩子被好好的送回来了,高兴得又是哭又是笑。孩子娘说:俺家那死鬼出去耍钱,十天半月也不见个影。这一阵咱们这地儿正传山里热呢,孩子也被染上了,他大伯说不扔不行,否则剩下的娃一个也活不了。唉,就这么生生地硬是把这孩子给扔了。

郝郎中一听,这病能治呀,便好生安慰了孩子娘一番,又连忙吩咐她去讨几味药来。郝郎中点出药名,孩子娘说:巧了,家里就有。

于是,孩子娘灶前煎药,锅里就把鸡蛋给煎上了,她说什么也要请郝郎中喝盅酒。正在这时,屋门被咚地一声踢开了,扑进来一个两眼血红的汉子,揪住郝郎中的衣领就骂:哪儿来的野汉子,深更半夜勾引我老婆来啦?

郝郎中的脖子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孩子娘想解释,被汉子一脚踢倒在地上。

但几乎是与此同时,扑咚一声就见从房梁上跳下一个人来,指着汉子就骂:你算什么男人?我可实在看不下去了。

ldquo;你是什么人?汉子吓了一跳。

ldquo;我是贼,要打要罚要见官随你,不过我得替他们说句公道话。原来,这个贼天擦黑时路过这里,见这户人家屋里只有一个女人,就悄悄溜进屋,蹿上房梁,想等女人睡熟后好下来偷点东西。

可谁知就听到了女人和郎中的这段对话,直听得鼻子发酸,和这么好的人相比,那贼觉得自己简直就不是个东西。他无论如何也呆不下去了,干脆豁出来亮了相。

汉子听完贼的叙述,端过油灯朝郝郎中照了照,叫了声:我的亲哥哥哎!翻身就跪倒在地上,你这一动善心,救了几条命。你快看看我是谁?郝郎中如何认得眼前这个汉子?

汉子说:不敢撒谎,我实说了吧。傍黑天山里劫你钱财的人里头,就有我的份。你看,抢你的银子都在这儿。还给你,亲哥哥,你今天若是不留下来叙叙,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儿。要不,你送我见官去!汉子把话说到这份上,郝郎中只好留了下来。

于是,三个男人一边尽兴喝着酒,一边推心置腹地说着话,郝郎中还把自己起初听到孩子哭不愿相救的事也照实讲了。一直喝到天亮,汉子和那个曾经的贼一定要送郝郎中回家。

两个男人都说:先生不光救了孩子,还给我们俩治了良心,我们送先生程总可以的吧?郝郎中拗不过他们的盛情,于是三个人便有说有笑地一路前行。

不想快走到郝郎中家村子的时候,老远就闻得一股焦糊味儿,再走近了瞧,村里墙倒屋塌,尸横遍地。郝郎中大叫一声不好,顿时就昏倒在地上。汉子急得拼命掐郝郎中的人中,郝郎中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他强打起精神,满村子地找媳妇和孩子,可就是不见一个人影。

一定是昨晚土匪来过了,把村里人杀得一个不留。就在这时候,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喊:爹郝郎中转头一看,是大舅哥牵着两头驴,驮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过来了。原来昨天夜里,郝郎中的媳妇不见男人回来,心里老大的不高兴,猜想他定是在外头吃喝了,就干脆领着孩子回了娘家。娘家爹妈懂事理,苦口婆心地好阵劝,今天天一亮,就打发大儿子送妹子回家,免得女婿找不着人上火。这不,也才转回来,才知村里遭了劫。

事情一挑明,大伙儿都惊呆了:若是郝郎中昨夜不去救那个孩子,赶回家正好堵住媳妇,一家人也就做了土匪的刀下鬼;若是郝郎中送孩子回家没遇上汉子误会,说不定立马回家也就让土匪撞上了

想来想去,郝郎中直叹:天意,真是天意呀!但是那两个陪他来的男人却抢过话头说:啥叫天意?郝先生善有善报,理当如此!这是应了古人的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