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田大力是小学同学

跟田大力是小学同学。内容来源:三石,图文综合自网络

曾经,田大力名声不好,整天在镇上混日子,虽然大事不犯,但小事不断。偷鸡摸狗,混吃混喝,讲理只用拳头。派出所关过他几次,可他出来还是照旧。

后来镇里新来了一个镇长,跟田大力是小学同学。新任镇长主动约田大力吃饭,表示期望田大力在他任上能够守点规矩。田大力把胸脯拍得咚咚响,表示没问题,只要给个正经差使,让我过得了日子。

镇长回去考虑了一下,然后协调城管队聘了田大力当工作人员。很多人私下议论,觉得这个用人值得商榷。幸好,事情的发展让议论渐渐平息,也让镇长感到欣慰。因为田大力不但工作干得不错,原先那些臭毛病也改了不少。熟悉田大力的人都说:这家伙真是转性了!

其实,我早知道田大力这人并非一无是处。他在交朋友方面一直是义气当头的。我一个外乡人,孑然一身在镇上工作,只是偶然帮了他一回,他就经常邀我一起下馆子。以前我羞于和他交往,他邀我十次,我一般只应个一两次。那时的我,万万想不到有一天还会因为公事与田大力合作。

镇上要修一条公路,征地已经完成,补偿也已到位,可突然又生出事端。几个被征地的人要求修公路时必须先到他们家门口进行硬化操作。虽然钱不会多花多少,但开了这个头,其他人有样学样,路还怎么修。我作为主事的人,当然不能同意。那几个人态度蛮横,拎着板砖赖在路中间,死活不让开工。

我打电话请来田大力,希望以横制横。结果对方也是狠角色,当场抡起砖头作势要砸。田大力镇定自若,指着自己的光头说:你们有本事就朝这砸。对方立马输了气势,为首的人不甘心,咬了咬牙,呼的一声把板砖拍到田大力头上。

田大力摸了一下头,将沾了血的手指搁到嘴里舔了舔,对那人笑道:这下过瘾了?还不快走!

吓跑了闹事的人,田大力转身对施工队说:没事了,开工吧。话音刚落便昏倒在地

ldquo;依你这性子,怎么能忍住不还手?我去医院探望,这样问田大力。

ldquo;现在我可是镇里的人,动手打人,那不又成混混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