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晴没用手机已经很久了

内容来源:牡丹樵,图文综合自网络

我是一个墨守成规、害怕改变的男人。结婚两年来,我习惯了下班就回家。习惯了只要一摁门铃就看到妻子晓晴的笑脸。

但是今天下班回到家时,我摁了半天门铃也没人应声。我很不习惯地拿出钥匙,试了好几个,才终于找着能打开防盗门的那一把,心里不禁有些愠怒,难道晓晴是睡着了,才没能听到我回来?

但客厅空荡荡,卧室也没有人,而厨房却是从来也没有过的冷清整洁。晓晴去哪儿了,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

我拿起电话,想要打给晓晴,这才猛然想起,晓晴没用手机已经很久了。她原来是一家小报的记者,赚得不多,还累得要死。自从结婚后,在我的坚决反对下就没有再上过班,只在家做做家务,闲时上上网,浏览一下购物网站什么的。QQ是她最主要的联系工具,而手机则因为长期不用,早就成了摆设。不知被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也许,她只是下楼买菜,或是去物业办交什么费用去了。我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想着,不知不觉竟睡着了,一觉醒来,天色已晚,屋子里黑乎乎一片寂静。我试着叫了两声,没有人应,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要不然都这么晚了,晓晴怎么还没回来?

楼下是一条主干路,车流湍急,菜市场在马路对面,没有人行天桥,也没有红绿灯,每次过马路都跟打仗一样。去年我们楼里就有一个主妇买菜回家时被车撞了,至今还躺在病床上想到这里,我急忙换件衣裳下了楼。

马路上车来车往,秩序井然,不像有事故发生过的样子。我想了想,打通爸妈家的电话佯装问好,一探虚实。

老头老太太正打麻将打得热火朝天,根本没空搭理我,随口叮嘱我常和晓晴一起回家吃饭就把电话挂了。

我打电话去岳父母家,老两口正看电视呢,故意把《常回家看看》的音量放得很大,分明对我和晓晴半个月没登门表示不满。

已经快10点了,晓晴到底去哪儿了?早晨出门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难道我有什么地方惹了她而自己却不知道。我从厨房走到卧室,查完了储物间又检查洗手间,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寻找什么。

突然,洗手池边的一张白卡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张验孕卡!晓晴怀孕了!天哪,老婆怀孕了,这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反而不知所踪了呢?难道,她的失踪和怀孕有关?

我忽然想起来,因为暂时不想要孩子,每次我们都是做足了安全措施才上床的,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不是我的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急急忙忙躲起来的!她一定是去找孩子的真正父亲商量对策去了!

一想到此,顿觉血直往脑袋上涌,我立刻想起了另一个男人于林。

于林是晓晴以前报社的同事,比我高,比我帅,而且还很有经济头脑,一边在报社上班,一边还经营着一家小酒吧。

他在我之前曾疯狂地追求晓晴,但因为出了名的花心滥情,晓晴最终选了我。这件事一直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所以一结婚,我就让晓晴把报社的工作辞了。此后,两人再也没见过面。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一直都有联系,而且联系还很密切!晓晴一定是趁着我上班的时间,偷偷在和于林幽会!

10点半,我赶到了于林的酒吧,但是服务员却告诉我,这里早就换了老板,他说现在的老板叫紫鸢。听到紫鸢的名字,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紫鸢是我的大学校友,也是晓晴的中学同学,三年前,她曾与晓晴结伴约我郊游。那次,她本来是想向我表白的,但我却在她把爱情说出口之前,表达了对晓晴的一见倾心。那以后,她就和晓晴绝交了。

再后来,听说她成了于林的女朋友。我一直都不知道,她这样做是不是一种报复。如果是,那么她又是在报复我、晓晴,抑或她自己?

正在发愣,紫鸢已经站在我身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几年不见,紫鸢瘦了,但却并没有因此变得更清秀,反而比从前多了一抹浓浓的风尘之色。不知道是酒吧的缘故,还是因为她是于林的女朋友才会近墨者黑。

ldquo;你还好吧?我是来找于林的。我略微犹豫一下,开门见山地说出目的。

紫鸢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她带我走到最角落的一张台子前坐下,招手让服务生送来半打啤酒,然后端起酒杯向我做了一个碰杯的姿势,却不等我拿起杯子,已经自顾自地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她的眼睛变得湿湿的,这才专注地看着我,缓缓地说:于林已经在半年前死了,他的酒吧现在是我在做,你找他有什么事?

于林死了?如此突兀地听到他的死讯,我一瞬间只觉得这像个愚人节的玩笑:你说的是真的?

紫鸢点点头,告诉我,于林死于半年前的一起车祸。那天白天他们刚刚拍过婚纱照,晚上就出了意外。

紫鸢说:你知道吗?车祸发生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并不是我。但是,我并不为这个难过,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并不爱我,就像我虽然和他在一起,爱的却是你。于林和所有的女人逢场作戏,心里装着的却一直是晓晴。

说到晓晴,紫鸢突然抓过我的手:你说,假如我没有把晓晴带到你面前,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是不是?

ldquo;没有假如!就算你没有把晓晴带到我面前,晓晴没有和于林在一起,于林也还是会和别的女人鬼混,酗酒,出车祸

紫鸢打断我的话:我不管晓晴会不会和于林在一起,我只想知道,假如没有晓晴,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

以前,晓晴也几次问过我这个问题,每次我都会斩钉截铁地说:不会!但是现在,当着紫鸢的面,我却迟疑了。

紫鸢看出了我的犹豫,叹口气摇摇头说:算了,不逼你了。就像你说的,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假如,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又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只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找于林什么事,是不是和晓晴有关?

我点点头,也学着紫鸢的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晓晴怀孕了,却不是我的,而且突然不见了人。我以为她来找于林了,却不知道于林已经死了。看来,晓晴还有别的男人。

紫鸢先是一愣,旋即笑了:男女之间除了爱情就是偷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虽然我不知道晓晴和什么人在一起。但是,你弄丢了的爱情,一直在我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拿回去。

可能是空腹喝酒的缘故,又在这样的情景下,我有些身不由己。渐渐迷醉在紫鸢满含哀伤的眼光里。

我问紫鸢:都说爱情与偷情水火不容,那我们在一起,算什么呢?

ldquo;如果你觉得这是一次堕落,我会和你一样心疼。但如果你想用这样的方式寻找平衡,那我会真心地把这当成命运的恩赐。

出租车驶向宾馆的路上,我脑子里始终盘旋着一个问题:我明明是出来寻找妻子的,但为什么一转眼却变成了对她的背叛呢?

酒醉实在是一个好借口,想不明白的事情就顺其自然吧,我决定不再想,一切都交给紫鸢吧,在一个爱你的人身边,思想从来都是多余的。

车子驶过暗沉的街道,后座上,紫鸢像一尾潜水的鱼,安静地偎在我身边。风从车窗里灌进来。是午夜的寒凉。路过一家24小时营业的餐厅时,我的肚子忽然发出咕咕的响声。紫鸢忍不住笑了,说:就在这里停车吧,我们去吃点夜宵。

但不等走进餐厅,我的手机却响了,是家里的号码。原来晓晴已经回家了。

铃声持续在响,我却犹豫着要不要接听。紫鸢看着我,又习惯性地叹了口气。拉过我的手说:我爱你,却并不愿意乘人之危。你还是先回家吧,只要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心里留着你的位置。

然后,她在我的手背上印下一个吻,就头也不回地坐进了一辆车里,向着来时的方向反身离去。

在电话里,晓晴告诉我,下午小妹来了,哭诉说自己的男朋友竟和自己最好的闺蜜上床了,哭着哭着竟吐起来。晓晴买了验孕卡一测,才知道小妹怀孕了,就忙陪她到医院再检查了一次,又找到小妹的男朋友,让他们双方共同决定怎么办

ldquo;现在,小妹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她男朋友认了错,正陪着她呢,我才敢回家

原来,并不是我与晓晴的婚姻出了问题,而是一场误会。

误会终于澄清,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虽然晓晴并没有背叛我们的婚姻,可我清楚地知道,今夜,我与紫鸢所经历的一切却并不是误会。有些事情只要开了头,有没有结果都是伤害。当信任受到重创时,爱情必然会出现裂痕。

原来在这一夜,并不是我丢失了妻子,而是我在寻找妻子的时候,把自己弄丢了。

返回列表